园林风水

风水学与园林生态学

时间:2014-5-12 11:06:44  作者:中建堪舆研究院  来源:中建堪舆研究院  查看:263  评论:7
内容摘要:在园林建设中,许多有识之士试图把哲学、伦理学和心理学应用其中,于是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“风水热”的现象。经中建堪舆环境研究院专家多年研究,中国的风水理论源远流长...
    在园林建设中,许多有识之士试图把哲学、伦理学和心理学应用其中,于是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“风水热”的现象。经中建堪舆环境研究院专家多年研究,中国的风水理论源远流长,于是,国外的“风水热”对国内产生了一种“回归效应”,国内许多敏感的学者也开始对这种长期被斥为“封建迷信”而具有顽强生命力的传统文化现象进行了反思,提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。与大多数持全面批判态度的人相反,有的给“风水说”以很高的评价,并认为在现代仍有其实用价值;有人则持折衷态度,认为其整体上属于封建迷信产物,但在某些方面如对罗盘的应用和对地形的分析仍具有科学性。
1、理想的风水模式
  追溯起源,“风水说”的最主要目标是为家族的阴阳宅选一最佳的环境,即所谓的“好风水”。怎样才有好风水呢?“风水说”中始终强调了一种基本的整体环境模式:“左青龙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”。以山地为例,这种模式的理想状态是背倚连绵山脉为屏;前临平原,两侧水流曲折回环,水质清晰,流汇于面前;左右护山环抱,山上林木葱郁。这种大吉的风水环境,以明陵园最为典型:整个陵园北以天寿山为屏,两侧山势环抱,并有龙山,虎山左右为护,多条溪流自山间缓缓流出,屈曲蜿蜒于围合的是山间平原之上,沿河流及山间谷地形成多个与外部联系的豁口和走廊,使整个空间闭合而又通气。不但整个陵园具有这种理想的风水模式,各个帝陵的选址也遵循了相似的模式。各种山地寺庙的环境也具有同样的结构,北京西山的卧佛寺、碧云寺、八大处等著名寺庙就是最好的范例。
  我们不禁要问,这种风水模式的意义何在,中国人心目中的这种理想风水模式又是怎样形成的呢?
2、动物择居给我们的启示
  在北美生活着一种哺乳动物金花鼠,它对居住环境的成功选择,实在令人吃惊,有人甚至称其为成功的“建筑规划师”。生态学家的研究发现,它所居住的地方:(1)必临近一片谷物地,其洞穴必濒临水溪;(2)远离柳树林和桤木林;(3)远离乱石堆;(4)洞穴必在东南坡上,周围草皮优良,土壤疏松。究其原因,临近谷子和水源显然可以免受饥渴之苦,可为什么要远离柳树和桤木林,躲开乱石堆呢?原来这类树木正是金花鼠的天敌猫头鹰等鹰类最爱栖居的场所,而乱石堆则是另一类天敌蛇类的出没地带。至于洞穴的朝向和其直接的生境条件,可以保证它在冬季不受西北寒风的袭击,使洞穴保持温暖舒适。动物的这种择居本领,显然是长期进化而遗传下来的本能。很显然,作为动物之灵长的人类,在自己的生活环境选择上也是不可懈怠的,在园林设计和建筑中也是很有借鉴意义的。
3、建筑环境吉凶意识的进化史观
  目前已普遍认为,大约在2000 万年前,地球上气候的变干和变冷,使森林面积减少,迫使人类祖先离开了森林而开始了其在疏林草原上的生活,迈出了由猿变为人的第一步。疏林草原环境与森林环境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具有更大的挑战性,一方面草原上活动着大量的食草动物,提供了丰富的狩猎资源,草地林缘也有更丰富的草木果实可供采集;另一方面,草原上活动着许多凶猛的食肉动物,使人类祖先面临更大的危险。正是这种充满挑战的环境,造就了直立和能使用工具的人。不但如此,长达1500 万年的疏林草原的生态经验,使人进化了一种环境的感知、认识、评价和预测的心理能力,凭着这种环境认知能力,他们选择了适合于自己的“满意环境”。我国的古人类考古研究为我们认识这种“满意环境”的结构和功能提供了丰富的资料,我们现就一些典型的中国原始人长期生活过的环境作些分析,以寻找存在于我们心灵深处的思想环境的“心理模式”。
  鉴于原始人的生活环境,他们满意的生态环境的典型结构具有一些共同的结构特征,其对于我们今天的环境构造人具有很大的意义,对园林建筑也是很有启发和有指导意义的。
  3.1 边缘效应
  上述各典型的环境都具有一种“边缘”特征,即它们都处在山地与平原、盆地或河流谷地的边缘地带上,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“边缘效应”:首先,由于边缘地段温湿度及土壤性质的明显过渡性特征,导致了区系复杂、类型丰富的过渡性植被的出现,因而也是多种草食性动物的集中分布区,这就为原始人的采集和狩猎提供了丰富的资源;第二,地理景观上的边缘地带往往是动物迁徙的必经之地,如食草动物随季节变化而进行的山地与平原之间的迁徙,以及由于每一动物对多种生态系统的需求而进行的迁徙等,这也为狩猎提供了更多的机会;第三,边缘地带具有了望--庇的便利性,这对处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的原始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。一方面,人必须时刻观察并能及时发现环境中所发生的一切,包括攻击性敌人的动向和猎物的行踪;同时,由于人视域的局限性,他必须确定其看不见的背后是安全可靠的,并能根据情况进行有效的攻击或逃避。背依崇山俯临平原的山麓正是“看别人而不被别人看到”,易攻易走的最佳地形;第四,对只有20-50 人的原始人群体来说,空旷草原上的围猎和防范都不是一件容易事,对于前者他们必须防止猎物从任何一个方向逃走,而对于后者他们需要防止来自任一个方向的攻击。但在上述边缘地带,由于山崖、河流等的天